当前位置:首页>团场新闻

钟槐哨所铸忠魂

发布:七十四团  作者:刘佩枫  编辑:74  时间:2018-05-31 20:41:40   浏览:20

钟槐哨所铸忠魂

   四月的纳林果勒界沟,山峰起伏,草梢摇浪,静默的地势凝固着,坚守着这一方边陲热土。清澈地纳林果勒河水从一望无际的原始云杉林里静静流过,隔着河岸就是哈萨克斯坦的纳林果勒镇。在中、哈纳林果勒界河东岸的草滩上,巍然矗立着一块清光绪八年(1882年)所立的清代界碑——1号界碑。界碑旁有一座云杉原木搭建的木头房子,门前旗杆上鲜红的国旗在风中飘扬。木头房子对面的山脊上用界河卵石赫然拼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钟槐哨所”,默默守望着共和国领土的完整,宣示着国家主权的神圣。

  “钟槐”哨所名源何处?有人说,是因为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连续剧《戈壁母亲》,兵团作家韩天航亲笔为这个饱经沧桑的哨所题词“钟槐哨所”;也有人说,这是“不让一寸土地从我手中流失”的几代军垦人的忠诚见证;可驻守哨所的几代战友兵、父子兵、兄弟兵、夫妻兵却说,哨所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小小“钟槐”哨所,见证着历史沧桑,浓缩着民族荣辱,是一个国家戍边能力的显示器,折射着边防建设水平,辉映着军垦人的赤胆忠诚;也是民众国防意识的试金石,检验着国土观念,激荡着爱国情怀。

  一、历史在这里上演

  “坡马”为蒙语,意为“边防要塞”。千年以来,这里是通往辽阔的中亚哈萨克大草原的一个重要山口要隘。“钟槐”哨所最早的前身就是清朝设立的一处“卡伦”。“卡伦”是满语,意为瞭望、守卫之意,是清代在边疆地区设置的吏番候望之所。据《清史资料》记载:在清代当时设的边防哨所有三种,一叫常设卡伦,即永驻的哨所,大多数在城镇附近;二叫移设卡伦,即没有固定的哨所;三叫添设卡伦,即临时增设的哨所。移设和添设卡伦都在常设卡伦之外,有的达数百里以至千里,常常是天气寒冷时迁移,天气暖和时向外搬动。常设卡伦所住官兵每天更换一次。添设和移设卡伦每年三月初一开始设,十月初一后撤回。各卡伦官员1人,兵最少5人,最多可达15人不等。清军大规模驻防天山南北之后,在伊犁将军的统一指挥下,修筑城堡,设立哨卡,巡查边界,大大加强了清政府对新疆防务的管辖。

  2009年,伊犁州文物局在文物普查中,首次在昭苏县坡马南天山北坡、中哈边界东侧发现一处清代卡伦遗址,位于乌孙山以南、木扎尔特河西岸的山前坡地上。该遗址呈方形,坐西向东,现存墙垣南北长77米、东西宽76米;墙高1.62.2米,顶宽11.5米、底宽10(坍塌宽度)。东墙中部开门,宽7米,在墙体的东北角、西北角各有一角楼。这是清代的一处常设“卡伦”。

  其实,中国西北部的开发,是由军人开始的壮举。公元前2世纪,张骞“打通”西域关卡后,哈萨克族的先祖乌孙人就归属西汉,成了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哈萨克草原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包括伊塞克湖和帕米尔高原萨雷阔勒岭以西的大片土地,从此便纳入了中国版图。1800年以前,东部疆界还在里海附近的沙皇俄国,对哈萨克草原的这些地区几乎一无所知。1840年,西方列强用炮舰冲开中国的大门后,沙俄也紧跟其后,一同掀起了瓜分中国领土的狂潮。沙俄不断派人窜入哈萨克草原,对额尔齐斯河、巴尔喀什湖、伊塞克湖和帕米尔地区进行非法考察,秘密测绘地图。1851年,沙俄军队侵入哈萨克草原东部,开始对中国领土进行疯狂的蚕食。186410月,沙俄用武力威逼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鲸吞了包括斋桑泊、巴尔喀什湖、伊塞克湖和楚河、纳伦河在内的中国西北44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此后,沙俄又通过《伊犁条约》等若干不平等条约,掠走了中国伊犁和帕米尔地区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大清国接二连三的丧权失地,让驻守在木扎尔特“卡伦”的守边官兵逐渐失去了守边戍边的意义。时值光绪八年(1882年)九月十八日清晨,一块花岗岩做成石碑悄悄立在了纳林果勒河东岸的草滩上。原来《中俄伊犁条约》签订后,边界上所立界碑由沙俄政府制作,清政府提供尺寸及所需经费。但是,用于立界的石碑制成后,清政府官员没有到现场监督立碑,沙俄趁机将石碑向我境内推进了20余公里。驻守“卡伦”的清朝官兵闻讯赶到这里,面对边界异常情况十分愤怒,认为这是自己的失职。蒙古边民们哭诉说他们祖祖辈辈都在那林果勒草原上放牧,祖先的坟墓还在那里。官兵们昨天巡逻的路线还在界碑身后那远处的草原上。愤怒的清朝官兵已经不能忍耐,他们一起将石碑推到。然而埋伏在丛林里的俄国骑兵袭击了他们,十一名守边官兵全部牺牲。虽然清政府一直未予承认,拒绝石碑作为界碑,但是却也没有为这一群无名无畏的边防军人声张正义,他们派人草草掩埋了尸体,拆除了“卡伦”。自此,昭苏边境百年无人守护。悠悠百年,老界碑见证了历史的硝烟,见证了枪炮岁月边防军人艰危的际遇。

  在漫漫的边防线上,十一座荒坟掩埋在荒烟蔓草之中,聚集着一群来自东西南北、操着南腔北调的清朝边防官兵的灵魂。他们永远地坚守在这块荒原上了。他们的游走的灵魂在早晨化作朝雾,在黄昏则化作晚霞,成为1号界碑处一道永远的风景。他们远去了,但他们像一座座永恒的丰碑,矗立在新一代戍边人的心中。

  卡伦、界碑、鲜血、头颅……气吞山河、惊天动地的戍边壮举就在这凝重的边关图景的衬托下,一幕幕地进行着。

  在木扎尔特“卡伦”捐躯清朝官兵永远不会知道,断裂的戍边队伍,在100多年以后,将由一群从延安走出的军人续接……

  二、历史在这里延续

  “屯垦兴,则西域兴;屯垦废,则西域乱”。新中国成立后,兵团成为稳定新疆,巩固边防的重要力量。历史不会忘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发生在我国西部边陲的那次震惊世界的“伊塔事件”。1962年的48日,苏联突然打开中苏边境的20多处道路口子,策划发动了伊犁、塔城等地区边民外逃事件。

  在外部势力的煽动和裹协下,伊犁昭苏县边民也携物赶畜外逃苏联,致使边境管理失控,社会秩序混乱,给昭苏县的稳定和生产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当时正是春播生产季节,边民的外逃造成春播中断,产羔工作停顿,牲畜漫山遍野。

  事件发生后情况十万火急。农四师党委奉上级指示,派察三场副场长王寿延等5人先期奔赴坡马边境了解情况和做地方各族群众稳定工作。5人从师部所在地伊宁市出发,在途中颠簸13天才到达坡马。王寿延5人借住在一家牧民的牛棚里,开始了紧张的调研和安抚工作。

  为了稳定边境局势,196255日,农四师第二民兵营404值班连三个排的118人由副教导员兼政治指导员罗万荣、连长王荣福带领进驻昭苏坡马边境地区执行维稳护边任务。他们菏枪实弹分乘四辆解放牌汽车于6月1日从伊宁市出发,日夜兼程赶赴事发地区,经过七天七夜抵达昭苏坡马边境地区。战士们征程未洗,一边巡逻值勤和做各族群众思想工作,劝阻边民外逃,一边担负起维护边境社会稳定任务,做好“三代”(代管、代耕、代牧)工作。

  404值班连由三个排组成,根据执勤任务,一排驻扎在天山乡蒙古族牧民家的牛马棚里,执行“三代”任务;二排越过木扎尔特河驻扎在天山南坡,执行山区边境安全保卫工作;三排驻扎在纳林果勒山口边境一线执行放哨巡逻任务。自清代木扎尔特“卡伦”废弃以后,历经100多年时间,坡马长长的边境线,终于有了中国民兵守边护边的巡逻身影。19632月,兵团根据国务院、中共西北局关于在边境沿线成立农场带的决定,正式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建设第四师红旗二场”(74团前身)。首要工作任务是守卫好百里边防,然后开荒造田、逐步做到粮食自给有余。74团民兵编成6个连队,自南天山脚下到纳林果勒河、特克斯河,顺着边界线一字儿摆开阵势,从此成为这块土地上的用血肉之躯筑成的长城。

  在新疆两千多公里的边境线上,分布着兵团58个农牧团场,74团就是其中一个。

  为了维护共和国的领土完整,为了不让历史的伤痛重现,1963年,74民兵在离清代“卡伦”废墟1公里处的南天山那林果勒界河山口,用砍伐的云杉原木搭建起了第一个民兵哨所。团场在开荒生产人员极缺的情况下仍组建一个民兵排(俗称巡逻排),驻扎在距坡马蛇山以北的20公里边境地区,担负边境线的巡逻放哨任务。196510月的一天,哨所民兵龙富基、谭培生正在山中的边境线上巡逻,天气突变,漫天的风雪封住了下山的道路。龙富基、谭培生趟着一米多厚的积雪,经过近4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回到哨所,手脚都被严重冻伤。

  挥锄为富国,执戈为防边。为使巡逻值勤工作、生活更加方便,充分发挥哨所的职能,哨所大都以一家一户的形式组建,放牧点和护林点的观察点所大都是夫妻居住在一起,他们边从事开荒生产、边巡逻放哨,团场职工称之为夫妻哨所。纳林果勒界沟第一哨所长期驻扎一个民兵班,班长罗光全夫妻一住就是10年。由于山区的恶劣气候导致小孩生病不能及时救助,使他们失去第1个孩子。但是他们无怨无悔,克服生活上的困难,长期巡逻在祖国的边境线上,用青春谱写出了动人的生命赞歌。19699月,多年来一直执行边境巡逻的巡逻排民兵班班长罗光全,作为兵团边防一线的优秀民兵代表参加新疆观礼团,赴北京参加国庆二十周年庆礼,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边防哨所的建立,维护了边境线的安全,一次次粉碎了前苏联妄图蚕食中国领土的阴谋。纳林果勒河东岸有一片月牙形的开阔地,现属于我国领土。1962年之前,这一片土地原来是以一条季节河为界,由于地形地貌的变化,已经模糊不清。后来季节河完全干涸,河道被流沙填满变成戈壁草滩,这一段的国界就成为了争议地区。1969529日,苏联边防军将他们在争议地区架设的300多米长的铁丝网移至中国境内数十米,企图蚕食我国领土。被团场民兵巡逻人员发现后,及时快马加鞭上报团场领导。入夜,四野一片漆黑,团长张继玉亲自带领民兵奔赴边境线,现场指挥拆除铁丝网,并移回原处。在紧张地拆除过程中,民兵连长石邦珍带领一个加强排实枪核弹担任警戒,苏方边防军始终用探照灯照射,不敢轻举妄动。团场军民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保卫了祖国神圣领土不可侵犯。第二日,团场为了防止铁丝网被苏方移动,全体民兵进入一级战备。团领导进行了战前动员讲话,明确指出“和苏联这一仗、今天不打,明天一定要打”,要求民兵安排好家里的后事,做好作战准备。团场民兵士气高昂,决心誓死保卫边疆领土神圣不可侵犯,坚决不让一寸国土从他们手中流失。一连几个月,苏方未敢再次移动铁丝网。

  1969年冬季,苏联沿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形势非常紧张,按照上级指示,驻团边防站官兵和地方老百姓全部后撤,农业机械也后撤到夏塔公社。74团组建了3个有战斗力的武装民兵连仍然坚守在100多公里边境线上,不留任何缺口,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边防屏障。

  50年过去了,这些鲜为人知的战斗经历,曾经都在“钟槐哨所”矗立的土地上发生着。岁月伴着老一代军垦人的青春年华远去,却强化了他们永不磨灭的屯垦戍边壮志和信念。今天的坡马高原,还有许多像龙富基、罗光权、张继玉这样的军垦人,他们感动着林果勒界河,也感动着古老的坡马高原。他们在用生命丈量着祖国神圣领土的同时,也丈量着他们对祖国和家乡的无限忠诚。这些当年的“三代”军垦老战士,把青春、热血、子孙永远献给了这片国土。

  三、历史不会忘记

  五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老战士有的已经和坡马的草原高山融为了一体,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又接过父辈手中的牧羊鞭和坎土曼,还有钢枪,继续劳作在这片土地上,守望着这片国土。他们与军队、武警、各族群众,在边境地区建起四位一体的联防体系,打击和抵御境内外分裂势力的破坏,保卫着祖国边疆的稳定和安宁。

  “界河边上牧牛羊,边境线上守国土”。2000年,该团林场蒙古族护边员布仁特克斯与妻子巴帕一起来到那林果勒界沟“钟槐哨所”,义务担负起了护边守边的重任。布仁特克斯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妻子一起在哨所门前栽了一根国旗杆,每天早晨坚持升国旗。当时,妻子对他的举动有些不理解:“在这里升国旗又没有人来观看,有什么意义?”布仁特克斯认真地对妻子说:“国旗是国家的象征,我们每天升国旗就是代表国家说这里神圣不可侵犯。”十年如一日,在每个寂静的清晨,布仁特克斯准时在钟槐哨所”前升起国旗。他7岁的小儿子面对冉冉升起的国旗,用稚嫩的嗓音唱着国歌,屯垦老兵的后代继承了父亲的意志。升完国旗,布仁特克斯总是匆忙的吃完早饭,赶牛羊到草地吃草,然后沿边境线上进行巡逻。每次巡逻完毕,布仁特克斯都要认真填写边防派出所统一印发的边境管理日记,将情况详细记录下来并及时汇报给边防派出所。今年7月初,在那林果勒界河巡逻的不仁特克斯发现有几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界河边,他赶紧上前阻止。一番仔细询问后,了解到这几个人是来旅游的,违反了边境管理规定,于是劝其返回,并向他们宣传了相关边境法律法规知识。像这样的事情,布仁特克斯每天都要处理几件。我是祖国的护边员,我的身后是祖国。“一个人走在边境线上,站在神圣的界碑前,我从未孤单过,因为我是祖国的护边员,我的身后是祖国。”这是义务护边员不仁特克斯写在《护边日记》中的一段话。

  团党委为布仁特克斯配备了太阳能发电机和电视接收设备,帮助他发展畜牧业,饲养牛羊,改善了他的生活条件,布仁特克斯更加坚定了义务守边的信念。

  改革开放后,74团党委不断加强民兵武装力量建设,建立了民兵应急连部办公室、值班室、作战室、备装库、青年民兵之家、图书室、阅览室,购置了投影仪、微机、办公桌椅,配备应急指挥车。如今,新一代团场民兵搬进了新型哨楼,乘上了巡逻车,用上了卫星电话;配备了新型运兵车、野战通信车,极大地提高了快速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昭苏波马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刚说:“放牧点的民兵边牧羊、边守边,充当了边防派出所的“眼睛”和“耳朵”,弥补了部队警力不足。

  “团场多战士,未离手中枪,边关烽烟起,重新上战场。”七十四团民兵长年驻守在昭苏高原边情、社情复杂的149公里边防线上,民兵进行反恐维稳和担负急难险重任务繁重。2007512日这一天,74团坡马边防连的营区,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哨音,据“钟槐哨所”边境巡逻哨兵报告,一小撮不明身份的武装恐怖份子正要偷袭边防连。团场边防官兵、民警、民兵接到通知后,个个行动迅速:取枪、带弹、登车,如离弦的“利箭”般进入战斗区域,布下天罗地网,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在这次伊犁州直单位联合反恐演习中,团场民兵应急分队作为第一支援力量,及时到达指定战斗位置,训练有素,战术到位,体现出较强的战斗力。

  四、历史在这里驻足

  历史证明,只要兵团人在哪里流过血、流过汗,哪里的油菜小麦就长得茂盛,同时也会长出文化,长出韩天航这样的兵团作家。文化一旦赋予了简陋的哨所,也可以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宝库,这就是文化的魅力。钟槐哨所无言,但这承载着文化和兵团人忠诚和热血的哨所,将成为屯垦戍边历史长河中辉煌而永恒的定格。

  团场再偏远、再穷,也要把“文化戍边”这件大事办好,让兵团精神得到赞美和传承,这是74团党委的心声——2007年,反映兵团人屯垦戍边题材的电视连续剧《戈壁母亲》在昭苏垦区外景地拍摄时,主人公钟槐无怨无悔地守边护边场景,让团场的老军垦十分激动,称之谓“钟槐哨所”精神。团党委把位于纳林果勒山口的民兵第一哨所命名为“钟槐哨所”,决心要把这种“钟槐哨所”精神世代传承下去。

  历史承载着文化。在钟槐哨所一个的房子里,保存着团场人的记忆,每一件物品都是兵团精神的浓缩。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第一代拓荒者紧握的坎土曼,穿过的棉衣;一幅幅黑白照片上的音容笑貌就仿佛在昨天,你可以听到拓荒者感天动地的创业足音,听到屯垦文化的嘹亮歌声。一茬茬戍边人向“钟槐哨所”走来,一次次倾听那伟大心灵的回音,有心灵的悸动也有情感的共鸣。他们说,走向哨所,就是传承先烈们的光荣与梦想。2011年,从湖南来74团工作的大学生连官刘铁锤说:“我是80后的,没有这样的经历,今天,通过参观钟槐哨所以及重温入党誓词和廉政誓词,真正感受到了兵团人的伟大。在我的内心深处,涌动着的是一股股温暖的力量,在那个“种地即站岗,放牧即巡逻”特殊的年代里,军垦前辈无怨无悔地履行着屯垦戍边的历史使命,在漫长的边境线上构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我被他们的经历和精神所折服。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不仅要传承军垦前辈的这种伟大精神,更应该把这种屯垦戍边的精神转化为一种工作力量,加倍努力工作,把我们团场、我们连队建设的美好,更加辉煌!”

  五十年的风风雨雨,74团人对屯垦戍边的重大意义刻骨铭心。他们老了,他们又把接力棒传给了下一代,在自己的战斗生活过的“钟槐”哨所,成立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进行国防教育,以此告诉后人,兵团人是种田的农民,放牧的牧人,也是保卫祖国的战士。屯垦戍边,是中国几千年开发和保卫边疆的历史遗产,这一传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得到继承和发展。

  如今,“钟槐哨所”已列入了伊犁红色经典推荐旅游线路之一,成为疆内外游客了解兵团屯垦戍边发展历程、感受军垦文化的重要场所。

  历史每分每秒都在续写,我们送走“每一天”,又迎来新的“这一天”。和平宁静的钟槐哨所如今显得更加美丽动人,花盛开了,牛羊在草地上散漫,天是那样的蓝,云是那样的白,团歌《美丽的坡马我的家》就在袅袅炊烟和马奶子酒的芬芳中悠扬……